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8中七六届同学的博客

同窗惜别三十三 友情今聚零零玖

 
 
 

日志

 
 

我欲因之梦凤凰 此刻相聚永难忘  

2009-09-12 16:4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欲因之梦凤凰 此刻相聚永难忘

——记忆中的38中分校往事,谨以此与同学老师分享  

陆佩仪

 

继上月初跨越半世纪同窗聚会,见到了多年未见的同学、老师后,教师节前夕,冯彦桦同学约上我们几位上门拜访原班主任唐均衡老师,为年过8旬的唐老师献上学子最真挚的节日祝福。同学相见,师生相聚,令人感慨万分。彼此最想说的话就是同学,您好!”“老师,您好!” 试图用最简洁的语言,诉说过去和对将来美好的祝福。

 

星移物斗,时过境迁。当年还是青春年少、黄毛丫头的你我,如今岁月流淌的痕迹,如同皱纹一般被深深烙上印记,留在历史长河。这几天,心里很不平静,自然油然想起许多孩提的往事,自然更多想到的是中学学生时代,那个不同寻常的特殊年代的事。

 

学军日行五十里

上世纪70年代初,正是文革后期,全国上下正处于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国际国内大环境下,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解放军。那是城里的毕业生被称为知识青年奔赴农村插队落户,在广阔天地里接受锻炼。那时,我们年纪尚小,只有十二、三岁。1971年,我从朝天小学升入38中学。刚上初一的第一学期,被通知要到从化分校。在城里生活惯了,年纪小不用说,自小就没有出过远门。广州第38中学分校设在从化县江浦公社凤凰大队,离广州有近100公里路程。要锻炼就要从脚下开始。按原定计划,我们初一几个班的同学,被称为先头部队,以拉练步行的方式,从学校出发,背上背包带上行李上路赶往分校。记得那时是北风呼呼的季节,天气很冷,沿途借宿小学校内。要用4天时间走完100公里,平均下来每天就要走20多公里了。记得第一个晚上是在太和的一间小学过夜,简陋的校舍,玻璃窗门破了,凛冽的北风从门窗吹进来,不时发出呼呼的声音。外面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挺吓人的。于是有些同学就不敢出门小便,只能憋着。现在想起来,真有点好笑。

当年为了行军(或者叫拉练),真有点部队行伍的味儿。学军嘛就是要有吃苦耐劳的精神和意志。打背包,是有点讲究技巧和手法的。记得当年我父亲就手把手教我打背包的方法和步骤。如何打的牢固好背又要井井有条,而且把衣服什么全都塞进里面去,外观好看背得动,而且舒服不费劲。父亲当年也是背包一族,与许多人一样被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据说他们是到了广州民乐茶场去了。在我朦胧的记忆中,父亲的年纪很大,一头的白发,但身子很壮实,爸爸到干校去了,家里只剩下母亲一个。

在接下来的四天行军中,先后在太和、钟落潭、太平场露宿,第四天在落日时分终于到达分校目的地——从化县江浦公社凤凰大队,一个山坡上辟出来的几栋简易的棚屋。从此,到分校建校舍,从初中到高中的五年就从来没有停过,每年到要去几个月时间。只不过后来就不用步行了,是坐汽车去的。

现在看来,从广州到从化不过是100公里的车程,驱车只需个把小时就可以到达了。可是那年代,交通和通讯十分落后,当然不是现在1小时经济生活圈的概念。现在1小时,那时候我们可要足足走4天的路啊!现在是互联网的信息时代,可那时候是没有电话、电视,只靠书信和邮件来往,这是最原始和最常用的通讯手段,偶尔寄往分校的家书,少说也要5-6天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收到,真有点匪夷所思。

 

学农与三同户吃农家菜

在分校,除了集中学习一齐上课学习、劳动和生活外,有时也会把我们同学三人为一组分散到乡下的农户,与他们三同(即同食、同住、同劳动)以切身体验农村的农民生活。下去前,老师告诉我们,农民也很困难,粮食不足(当时的物质相当缺乏,城里的粮食、副食品也要凭票供应),在吃饭的时候,要适量地进食。我当时与钟姓同学等三人到了一户五口之家的农户(户主夫妇另加三个小孩)。在农户家吃饭,几乎每餐都是一两个素菜,肉菜是没有的。偶尔主人会煎上一个很薄很薄的鸡蛋,撒上点盐巴,算是拿得出招待客人的上菜了。可就不知为什么,这种菜很好吃,饭特香。大概是当时正值长身体的阶段,觉得什么都好吃,什么都想吃。每次吃饭,农户东家就招待我们,让我们吃好吃饱。但想起老师的叮嘱,想吃又不敢多吃了。在那个物质相当缺乏的年头,容不得你考虑什么营养不营养的,能有吃就不错了。当我们要离开这家农户时,把身上仅有的一点零用钱换了几个鸡蛋,算是一种回馈吧!要知道,农民的生活也相当的贫困,钱对他们来说又何尝不是重要的事!

分校的生活十分艰苦,在家还可以,但如何做到能小小地改善生活呢?当时无论是下乡的,或是到分校的,人们都习惯把在家里做好的面豉猪肉(略带一点肥肉),用干净的容器盛装密封好带上。我每次到分校,家里就为我准备好一罐面豉猪肉。但这些都不能经常吃,得留着慢慢吃。而时间一长忘了吃,就会发霉变质,结果什么都不能吃,实在有点可惜。

 

凤凰山上磨练意志陶冶性情

分校的生活,用今天的话来说是有点雷人的。先别说其他,上山砍柴做燃料就是一件很累人但却又是充满挑战的力气活儿。分校地处一个山沟的平地上,举目四周,青山环抱。按理去砍柴火,不用跑的太远,但时间一长,找柴火的人越多,到后来的人往往要走到半山腰才能砍到柴火。每轮到班上砍柴,我们都使尽全身的力气,能多背一点就多背一点。

按规定星期天是放假的,一般是在原地休息-看看书,洗洗刷刷什么的。但很多时候,我们三五个同学结伴,经老师同意后从分校步行到街口镇,这当中少说也有10公里的路程,就这样一路连走带跑,竟丝毫没有半点累的感觉,如同当地人赶集(趁圩)一般。我们到镇上买的是一般生活日用品如牙膏、香皂之类或学习用品。虽然出去的时间不长,但每次出去都很开心。要知道,那时毕竟是生活在十分封闭的小山沟里,当然不能用今天的物质生活条件去对照,只有经历过这个生活阶段的人才有切身感受。想起来,心里别有一番滋味。

分校是锻炼意志,确切地说是让人磨练成长的地方。这就好像现在的学生新学年伊始走进军训营,接受训练一样,除了体能训练,当然是看重思想品德教育,两者都有同工异曲之处,那是我们的思想都较为单纯。记得第一年在分校时,我第一次受到了老师在同学中的公开表扬。这件事在我幼小的心灵上震动很大,至今记忆犹新。以至每每想起,觉得是十分自然的行为驱使,是应该的。记得那是分校从学生宿舍到饭堂之间有一条带坡度的泥路,每逢雨后,路面显得泥泞路滑难走,去饭堂打饭的同学有时会不小心滑倒。那时我见状出于好心用锄头学着整修出七级台阶,这样走起路来就放心得多了。这也是一件十分简单也不足挂齿的小事。然而就是简单的事给老师知道后,得到表扬,这是我从未做过,是学着干出来的,是我一生受用的事。

 

一件使我难以忘却的事

在分校的日子里,开始时使人最难忘的是思亲想家的情结。或许是年纪小的缘故。而独立生活又是第一次尝试。不是自己想家,就是家里人的牵挂。初一第一学期,也就是到分校的第二月,我父亲来分校看我来了。他是从广州出发骑自行车来的,说是骑了6个小时才到达。到下车时,都说累得两条腿都不会走路了。我来分校时,爸爸不在家是因公出差了,等他回到广州的第二天,就急着来分校探望我,还带来了从北京捎回来的果脯等食品。爸爸刚到分校时,有同学用很大的嗓门说:佩仪你爸爸来看你啊!我一听,心里猛然一震,抬头看,爸爸在老师带领下已走到我的面前。我叫过爸爸后,心里既高兴又很激动,但随后心里又有一点高兴不起来了。因为同学中有一种现象就是怕老师见家长,认为这样就显得很弱小,没出息要家长来看。另一种想法是怕同学说闲话,在一旁说:嗨!这是谁的家长啦,说是太老了。的确,父亲当年已经50多岁了,满头白发,但想到女儿去了分校,心里十分牵挂。现在想起来,真有点好笑。小时候真是太无知了。

父亲离开我们已有十多年了,每当我想起此事,心里就一阵内疚。只有家庭的温暖和父母的爱,才使我真正懂得:父母的养育之恩是难以报答的,尊老爱幼始终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2009912星期六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