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8中七六届同学的博客

同窗惜别三十三 友情今聚零零玖

 
 
 

日志

 
 

《我们童年的小巷情结》  

2011-05-18 18:38: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童年的小巷情结》

                                  —童年往事之一

 

“五一”劳动节假期,天公不作美,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趁假期机会我回到几十年前居住过的旧屋小巷去探望朋友。当撑着雨伞,款款走过多条童年时常走的小巷,小时候许多与小伙伴一起相约上学和放学,以及曾经在这些小巷嬉戏玩乐的愉快景象又浮现眼前。可惜,这些街道小巷如今已变得面目全非,变得既熟悉又陌生。小时候那总是感到宽阔的街巷变窄了,变短了。小巷中圆滑光亮的麻石石板路没有了。由于建筑的拆迁,小巷中有许多漂亮的小洋楼巳经消失,许多旧屋的趟拢门也不见了,昔日的街坊许多也迁移了别处。那些曾经熟悉的老榕树、凤凰树、桑树、夹竹桃树、白兰树已荡然无存。昔日的一切不断更替变幻,无论如何我们再也回不去那快乐的童年,但一些有趣的回忆还是会令人开心和感到美妙的。

 

(一)

童年时的记忆力是深刻和惊人的,那天与陈耀东等几位同学晚上饭叙,我们又谈起那些童年有趣的往事,我说我还清楚记得他那个上学用的人造革灰色小书包,款式特别时髦漂亮,还印有“上海”两字。他说他那个书包是他父亲去上海出差时专门购买给他。我记得他这个书包里除课本和练习簿外,一定还有一块兵乓球拍,因为他是当年小学兵乓球队的队员。耀东同学还很清楚记得我们当年几个毛头男孩一起相约上学的情景,他当年居住在纸行路与惠福西路交界的安义新街口的一栋小洋楼三楼。我和黄汉东、曹丹枫等几个同学从诗书路出发,每次都是还未过惠福路马路,距离数十米远,我们几个一定会以双手围成喇叭状,“一、二、三”齐齐大声喊他的名字,他总会在阳台上马上回应我们并飞快下楼与我们高高兴兴返学。当年,我们上学的路线一定走小巷,较少走大路。我们通常会先走惠福西路,转入海珠中,走入《杏花巷》;穿过《进步里》,横跨光塔路,穿入《玛瑙巷》,进入《崔府街》,再入朝天路(那年代称朝阳路),最终到达学校。这段路走得最多。当然还有走纸行路《牛头巷》,经海珠中路入光塔路,经过《崔府街》过《孝友东街》入《营房巷》;出中山六路再拐回朝天路。也有时走惠福路,入《仙邻巷》,再转《甜水巷》过光塔路。当年上学是一路走一路遇见同学,返学的队伍不断壮大,热热闹闹。但奇怪的现象总是男同学一群,女同学一群。原因是当年的少男少女总是界限分明,男女授受不亲。这些小巷我们小学走了五年,初高中也走了五年未曾断过。所以我们对这些小巷寄予了颇深的感情。

 

()

宁静整洁的小巷曾经承载过我们许多童年快乐的记忆。诗书路的《妙高台》和《金陵台》两条小巷,解放前后在这里居住的除华侨外,可都是非官则贵的主人。这里环境清幽,绿树环绕。两条小巷也充分记载了我们少年的成长史和游戏史。我还清楚记得《妙高台》巷口的那棵巍峨的凤凰树和细叶榕树。巷中间还有一棵高大的桑树,当然紫色的桑子经常是我们的小食。那年月正值文革,每天下午都几乎不上课,我和陈耀东等几个同学都会安排到黄汉东、曹丹枫同学在妙高台家中的小花园去落小组、写作业。其实那时我们都会变为放飞的小鸟,纷纷展现那少年贪玩好动的个性,我们通常以这两条小巷为玩游戏的根据地。记得《妙高台》巷中有一块平滑的水泥地,我们用红砖块或粉笔划出一个日字格,我们会在这块水泥地上玩陀螺,玩弹象棋,射玻璃珠,射军旗,射烟纸角,拍公仔纸。有时也玩滚铁圈游戏。我们还会在落小组时蜡玻璃线,粘整纸鹞,爬上楼顶放纸鹞和界纸鹞。还有一起用石膏粉和熔蜡铸造主席的石膏像和一起制作忠字牌。这些都玩厌了,我们便在两条小巷中玩“摸盲盲,仆哩哩“的游戏。此游戏一般分开两组,两个捉三个,或三个捉四个。我们会倒数十多下后,被捉的一组会迅速躲藏到楼梯底,花基旁,大树下,或远走它巷去远处埋伏起来。我们跑到最远的小巷有《七株榕》、《芽盟里》、《乐安坊》、《仁亨里》、《永禄新街》、《尚果里》,《晚红新街》等。这些游戏有时玩几天都未玩完,因为有些被捉的同学会偷偷跑回家躲起来,只能第二天接续再玩。我们当年那些开心的小游戏只是那个物质和文化贫乏年代的特殊产物,而对今天的下一辈来说也许不可思议,那就是我们那段特殊年代里颇快乐的童年生活。

 

(三)

童年时与同学小伙伴一起穿街过巷上学或放学,我们无忧无虑,天真快乐,我们经常会一路走来一路食。因为当年我们的父母都忙于工作,平常实在无暇照顾我们,所以我们的口袋里很多时候总会揣着几毛零钱。当年我们有几毛钱,俨然就像个小富翁。早晨我们食惠福西路《得心茶楼》的“伦教糕”,“叉烧包”,“咸水角”,“马蹄糕”,也有时品尝《红棉糖烟酒商店》的“香蕉糕”,“蝴蝶苏”,“光苏饼”,“酥皮面包”或“餐包”。记得红棉商店转弯有一间粉面店,现称《莲新云吞面店》,这间店的猪油渣伴的濑粉总是很香,斋汤河粉或肠粉,落些少辣酱,也异常好味。而《温良里》巷口的《胜利粥粉店》的“白粥”,“咸煎饼“,”牛利苏”,“油炸鬼”,也是我们经常路过帮衬的早餐。那时候我们的早餐通常花费仅是几分钱而已。

还记得朝天路的《崔府街》口有档是一位背微驼的“伯爷公”开的咸酸零食小店,此店是一间老旧的砖瓦平房,屋里很深很黑。门口右边总摆放着一个个玻璃缸的咸酸小食,有酸萝卜,酸黄瓜,酸木瓜,酸辣椒,酸沙葛。还有陀螺,万花筒,公仔纸等小玩具,这些都是我们儿时的最爱。通常放学后我们一大群同学便簇拥到这个小店,花上几分钱便遍尝各种小食。我和陈耀东同学还记得海珠中路《牛头巷》和《枣子巷》之间有一档叫《莫和记粉店》,此店的“腩汁肠粉”和“炸鱼饼粉”,至今我们还回味无穷。还有海珠中路的《观音楼》与《七株榕》之间的《宝园云吞面店》的虾籽汤底的云吞面和记忆深刻的高背的卡座位。诗书路与惠福路口《英华饭店》的“大肉饭”。惠福西路《岭南冰室》的“莲子炖蛋”,“雪球红豆冰”,“香草果皮绿豆沙”等等,这些较有名的小食,构成了一幅儿时多彩的美食图。很可惜,这些令我们难忘的食店,随时间的变迁和城市的发展,现已大部分消失了,十分遗憾。

 

()

小时候我们特有好奇心,也富于类似探险的精神。我们很好奇地走那些如迷宫般的小街小巷,想探究每条小巷能通出那里。因此,学校附近或学友居住的许多小巷都曾留下我们快乐的足迹。我们放学后无事可干,又不想太早回家,就会打打闹闹去走那些未曾走过的小巷。读书近十年,我们所走的大街小巷不下一百条。我们记得纸行路的《白沙巷》,《通宁道》能通往人民中路。光孝路的《陶家巷》,《宁家里》能通出人民北路。《书同巷》,《祝寿巷》联通光孝路和海珠北路。《福地巷》,《牛头巷》联通海珠北路和纸行路。惠福西路的《温良里》,《南濠街》,《扁担巷》,《竹篙巷》可穿出《白薇街》, 《走木街》,《麻行街》到达大德路或解放南路。米市路和朝天路的《玉华坊》,《学宫街》,《云台里》,《回龙里》,《陶街》,《普宁里》,《火堆巷》,《粤华西一街》《粤华东二街》能穿出解放中路或中山六路。惠吉东路和惠吉西路过《福泉街》,《云路街》,《仓前街》出六榕路或百灵路。光塔路的《擢甲里》,《从家巷》,《玛瑙巷》,《营房巷》也可穿出中山六路。小巷留下了我们童年的足迹,也留下我们不少温暖的回忆。至今我们也还能记得起当年我们较熟悉同学所住在那一条街巷和那一栋小楼。

     昔日纵横交错的街巷与我们结下了不解之缘,也为我们结下了珍贵的同窗缘份。昔日的小巷伴随我们快乐地成长。随着时光不断流逝和居住的变迁,小巷虽然已远离了我们的生活,那些快乐的童年也不可能再复返。但小巷昔日快乐的记忆,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永远铭刻在我们的心里。

 

                                                                                                                                               冯彦桦

                                                                      2011516

 

备注:

此文承蒙与陈耀东、黄汉东两位同学一起快乐回忆记录,在此表示衷心的谢意。我们也想借此机会,寻找我们童年的学友曹丹枫同学。如有曹同学信息者烦请电:1380295012113570297069,致谢!博客相册中附有我们童年走过小巷的照片,请大家回忆怀旧。

 

 

 

  评论这张
 
阅读(80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